当前位置:fhchina.com搞笑血刀印
血刀印
2022-06-22

1

小四是血刀门的杀手,所以他的胳膊上有一枚血刀的刺青。小四成为金牌杀手之后,觉得掌门老莫已经老了,应该交出那封“血刀印”了。

只要拿到了这封印,就是血刀门的掌门,天经地义。血刀门中的任何一个杀手,只要接到盖有血刀印章的信,就必须全力以赴地去完成任务。完不成任务的,只有一个结局,死。有人试过违抗血刀印的命令吗?有,只不过这些人后来都成了死人,没有侥幸。

小四决定杀了老莫,就可以拿到那封印了。可是,想见老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老莫神出鬼没,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。除非他主动见你,要不然再怎么找也是枉然。现在,小四在等,等老莫的下一个任务,每次完成任务后,老莫会来拿死者的人头。这,是见老莫的唯一机会。

白头鸽扑闪着翅膀落了下来,小四知道,老莫又来消息了。信非常简单,只有一个人的名字和时间,那就是被杀之人的名字和完成任务的时间。这是老莫一贯的风格。

小四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。信上写着:木头,冬至。

在血刀门,木头也是金牌杀手之一。人人都知道木头的刀快,具体有多快,没人能说得清。木头从不轻易出刀,那些能感受到他的刀有多快的人,都已经身首异处了。木头之所以叫木头,是因为他很少说话,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:能用刀解决的事,何必说话?木头还有个特点就是简单,他只是个杀人的机器,从不考虑其他的事。

小四曾问过木头,想不想成为血刀门的掌门人?木头很奇怪地看着小四说:我只会杀人。

如今木头名字上,盖着血刀印,所以小四就必须去完成这个任务。这次任务,比小四出道以来的任何一次任务都凶险。但小四心里却清楚,要杀木头不是不可能。不错,木头是个好杀手,但木头不够聪明。木头只会杀人,别的什么都不会,如果智取,应该没有问题。

小四比木头有心眼,他从不暴露自己真正的实力,这样才更容易迷惑对手。这也是小四行走江湖的一个秘诀,这个秘诀,他从不告诉任何人。

真的和木头对峙,谁输谁赢,还真不好说。或许,杀了木头,就有面见老莫的机会了。小四想到这里,笑了。

2

老莫为什么要杀木头?这是小四首先要弄清的问题。想成为血刀门的掌门,所以做任何事,都要谨慎。

找老莫难,找木头并不难。每一个杀手都有一个固定的居所,方便老莫联系。

木头的住所并不难找,小四赶到时,却只剩下了一间空荡荡的房子。木头还有一个爱好,就是女人。小四又找到了杏红楼,杏红楼里面有个叫阿莲的姑娘,是木头的相好。

木头也不在杏红楼。小四付给了老鸨足够的银子,进了阿莲的房间。

阿莲蛇一样的附身过来,被小四警觉地推开。小四不喜欢被陌生人贴近的感觉,他觉得危险。这是他做杀手后培养出来的自我保护意识。

阿莲有些委屈,含着泪,幽怨地看着小四。小四没有看阿莲,只是拿出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问:“木头在哪儿?”

看见银子的阿莲又笑了。阿莲说:“那个冤家已经一个多月都没来了。”

小四又问:“他去哪儿了?”

阿莲摇头:“不知道,只听说他又找了个新相好,还是良家女子。可能私奔了吧?”说完,阿莲吃吃地笑了起来,她一边收下了银子,一边媚眼如丝地退到了床边,向小四招手。小四却已起身,离开了。

冬至只剩下七天的时间了,难道是木头有所警觉,躲了起来。

小四来到了长街。天空阴霾,眼看就会有一场大雪。小四信步走在长街之上,一个鹑衣百结的乞丐凑近了小四,在乞丐离小四还有一步之遥时,小四的刀已经指向了乞丐的咽喉。

乞丐倒是不慌,反而举起木钵说道:“这位爷,赏点小钱吧?”

小四另一只手掏出一锭纹银,足有十两,放入钵中,冷声说道:“带我去见你们老大。”

乞丐咧嘴,露出一嘴黄牙,转身走去。小四紧随其后,七弯八拐地来到一处高大的府邸,从后门穿了进去。府邸内的堂皇不输于任何一个大户人家。厅堂上站着很多乞丐,厅堂正中,端坐着一个同样是蓬头垢面的乞丐。

小四抱拳:“在下求见长街神丐,有一事相扰。”

长街神丐哈哈一笑:“请问你要打听的是什么事?”

小四回道:“我想知道血刀门老莫在哪儿?”

长街神丐脸色一变,脸上再没有了一丝笑容,沉声喝道:“送客!”几个乞丐应声就要上前。小四挥手止住,笑道:“‘长街神丐,无处不在’,都说在这个江湖中,还没有神丐打听不到的事,也没有神丐找不到的人。看来,此言有虚。”

神丐一声冷哼:“错!我能找到血刀门老莫,但找到之后,不知还有没有命来告诉你。如果没有别的事,你还是请回吧。”

小四点头道:“直率!那我退一步,我想问问关于血刀门木头最近的行踪,银子只要你开个价就成。”

神丐点了点头。

3

三天后,小四得到了神丐带来的消息。

一个多月前,有一个姓柳的小户人家,一家四口,三口被屠,身首异处,此事就是木头所为。可是买家要的是柳家四口的人命,却少了一人。这人是柳家的新媳妇,据说长得如花似玉,美貌绝伦。买家因此质疑这个新媳妇被血刀门木头所掳,所以要向血刀门讨个说法。可是木头已经逃走。

神丐还打听到,木头最近带着一个曼妙的女子逃到了浔阳城,租住在浔阳城的一个普通小院内。

小四听完这个消息,联想到阿莲所说,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这个木头,因为贪恋女色,终不成器。看来老莫要杀木头的原因已经明了,破坏血刀门的规矩,被杀是必然的结果。小四按捺不住心中隐隐的激动。他的激动并不是因为找到了木头,而是他心中盘算的计划终于要开始了。

浔阳城离此地有几百里之遥,如果日夜兼程,两日可达,还有时间。

小四开始赶往浔阳城。天空中终于飘起了雪花,一场大雪纷纷扬扬。

4

按照神丐给的线索,要找到木头并不难。

小四到达了浔阳城,并如愿地找到了木头租住的小院。小四并没有贸然行动,这一战,他必须成功。

小四躲在院后观察了整整一天一夜,大雪不停地落在他的身上,他一动不动,任由大雪将他完全的覆盖。

木头也非常谨慎,木头知道血刀门的规矩,不可能不防。木头一直等到入夜后方才离开小院,去浔阳城采买用品。

冬至,天黑的格外早一些,木头踩着积雪离去。

小四是从窗户进屋的,他深吸一口气,踏着后院的积雪,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他知道木头虽然头脑简单,但却是一经验十足的顶尖杀手。不能让他有一点疑心。

小四跃过窗棂,进入了屋内。屋里,果然有一个绝色女子。女子是被绑着的,她看到小四后,几欲哭喊。小四将指头放在唇边,女子收声,惊恐地看着小四。

小四告诉女子,他是来救她的。但,必须先杀了掳她的人才能脱身。女子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。

屋子里恢复了安静,静得能听见屋外落雪的声音。小四拔刀躲在门后,准备在木头挑起门帘的时候,快速出刀,一招制胜。纵是木头有再快的刀,也来不及了。

院外,传来一阵踏雪的声音,咯吱咯吱。小四屏住呼吸,木头回来了。

木头进屋了,然而木头却没有立即进里屋,而是站定了脚步。

小四全神贯注地等待。现在,他不能有一点分心,所有的等待只为了这最后一击。小四甚至忽略了身后的那个女子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木头的脚步声再次靠近,门帘动了,小四的刀快如闪电般地劈了出去。一切只是电光火石般短暂,小四击中了目标,小四分明看见被他劈断的木头。

是的,小四劈断的只是一根木头。一根挑起门帘的木棍。木棍已断,门帘再度垂了下去,小四看见门帘后木头没有表情的脸。

小四的肋间传来一阵刺痛。一柄短剑扎在了他的肋间。

短剑已是极快的,那手握短剑的女子已经退到了屋子的另一角,静静地看着小四,嘴角还挂着一丝嘲讽的冷笑。

血,瞬间浸红了小四的棉衣。小四感觉身体的温度在急剧地下降,他感觉到了冷。

终于,小四的刀坠地,他冷得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。

木头终于进来了。

小四使尽最后一丝力气问:“这是为什么?”木头没有说话,木头一直不爱说话。

女子反倒吃吃地笑了起来。女子说:“你知道杀柳氏一家的买凶是谁吗?没错,是我,就是他家的新媳妇,我恨他们一家。”

小四:“可是,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女子答道:“我没有银子买杀手,所以,我只有加入血刀门还债。而你是我加入血刀门的第一个任务。”说罢,女子捋起衣袖,她的胳膊上赫然有一枚血刀的刺青。

小四冷极了,他的唇异常苍白:“任务?”

女子很开心地点了点头,拿出一封信,信上有小四的名字,和一枚血刀印章:“想不到我的第一次任务,就杀了血刀门的金牌杀手。”

小四终于明白了,这一次行动的目标并不是木头。老莫早已洞悉了一切,只不过没有把握能顺利杀死小四这个金牌杀手,所以,设下了这个局,让小四遂不及防。老莫最终的目标,是小四。

小四如果没有全力以赴地只注意木头一个人,小四如果察觉出女人被绑的绳索有个活结,如果……已经没有如果了。

木头缓缓地抽出了刀,终于说话了:“小四,你不应该想得到血刀印。我们只是杀手,并不适合做掌门。”

小四眨了眨眼,他感觉到身体一轻,他终于知道了木头刀有多快了。小四的头颅滚落在几步之外,他看见自己的身体摇晃着倒下,血从无头的脖颈间喷射而出。

小四最后听见了窗外传来一阵咳嗽,那是老莫的声音。小四慢慢地闭上了眼睛,窗外依然飘着漫天的大雪,无声无息。 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